当前位置

网络电玩城 > 综合指数 > 「风雷游戏中心」一个人能吃火锅能唱K,享受“单人经济”的已经不是“少数派”

「风雷游戏中心」一个人能吃火锅能唱K,享受“单人经济”的已经不是“少数派”

时间:2020-01-10 09:28:00 阅读:2412

「风雷游戏中心」一个人能吃火锅能唱K,享受“单人经济”的已经不是“少数派”

风雷游戏中心,在后宰门的小餐馆里,游客抱着吉他轻声吟唱

2018年,中国单身成年人口已超2亿,独居成年人口超过7700万,27岁的燕樰和30岁的李昌波就是其中一员。

直到去年过了26岁生日,燕樰才正视自己的社交需求:不需要刻意合群,不需要逢聚餐必到,更不需要假装活泼开朗地跟大家在ktv里“一起喵喵喵”。无论公共社交到多晚,燕樰睡前总需要留给自己至少一个半小时,刷手机或是发呆,否则就舍不得睡去。

舍弃自认为的无意义社交和消费后,一个人唱k,一个人旅行,燕樰感觉拥有了前所未有的自由,没想到一个转身,她又踏入另一个潮流:单身消费或孤独消费。《第一财经》则用“单人自我乐活模式”来定义这种行为,因为他们看似“独行侠”般的消费行为里并不孤独,反而自嗨得很。

燕樰租住的小区距离最近的商业中心是玉函银座。每周,她都有一个夜晚光顾位于银座商城里的迷你ktv,里面小得最多容纳两人,先付20元唱15分钟,快到时间后屏幕会显示抵扣红包,再花十几块钱续唱15分钟。这30分钟里,足够她满足唱歌的乐趣和消化负面情绪了。

当对一个人唱k习以为常,她想起去年第一次要走进迷你ktv时的战战兢兢就感到好笑。商场来来往往都是人,光打开门走进去就需要莫大勇气。万一小房间隔音效果不好,自己的鬼哭狼嚎被路人听到,岂不是丢人丢到姥姥家。假装购物在大厅里来回逡巡多次,看到其中一个小房间里有人进去后,燕樰终于决定豁上面子尝试一把。

扫码付钱,点歌,戴上耳机,拿起话筒,开唱。“那几乎是我人生第一次能完完整整在ktv唱完一首自己喜欢的歌。”燕樰的印象里,每次跟同事或朋友去唱k最后都会沦为大合唱。总有人声嘶力竭唱《青藏高原》炫技,总有人唱《最炫民族风》活跃气氛,去年火了《一起学猫叫》,每个房间里都有人在喵喵喵。“我很想完整唱一回郭沁版的《紫》,但这首歌太悲情了也太冷门,在需要热闹氛围的ktv里唱,显得那么不合时宜。”

燕樰在踏入职场的前3年,想尽办法合群,26岁时她决定做回自己。不知道是否是巧合,她转身,一个群体也在转身。

“那些外人看来很孤单的情境,对其中人来说并非如此,我们自己开心得很。”说这话的是30岁的李昌波,2011年大学毕业后留在济南。

网上曾有个孤独等级测试,一个人去超市、去快餐店、咖啡厅、看电影、吃火锅、去看海、去ktv、去游乐场、自己搬家、一个人去做手术。他除了没有自己做过手术,其他全干过。然而,在他看来,这和孤独无关,和选择有关。

“我们这一代人的工作可比父母那一代明显要累得多。手机能让上司迅速找到我,网络又让我失去了拒绝加班的理由,过去还能以回乡下做借口逃脱,现在乡下也村村通网,网速还飞快。”工作无孔不入,自我就无处安放。每天刨除必要的7个小时睡眠,选择单人乐活,更多是为给自己留空间。

李昌波时常回忆起大学阶段虚掷光阴的豪放,那是他已过人生中最富有的时刻。

在2018年初,李昌波和燕樰还以为自己是少数派,内心还略感自己另类,不到半年,他们很快就在人群中辨识出了不少同类。

这个群体有明显的共性:年龄在85后到95后之间、独居、有稳定收入、精神相对独立,还有最重要的一点:不愿意把属于的自己的时间和精力让渡给别人。

有人称之为孤独消费群体,因为他们“一个人就是一个家”的样子看起来特别孤独;有的人称之为单身消费群体,因为他们绝大部分是单身人士。但在财经界人士徐华看来,前者用情绪来定义,后者用婚恋情况来定义都有些片面,反而去年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的说话更为合适——“单人自我乐活模式”。

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(cbndata)曾联合口碑发布了《2018生活消费趋势报告》,基于口碑、阿里、淘票票、饿了么等数据,全方位洞悉国民生活消费新趋势。走一个人的路,听一个人的歌,看一个人的风景,过一个人的生活,在新生代消费者中,一种“单人的自我乐活模式”及其带来的全新生活方式正式开启。

自热小火锅解决了他们去火锅店点太多浪费、点太少对不起锅底钱的尴尬;越来越多的咖啡厅设单人卡座,靠窗或靠边角的位置,人往那里一坐就自带生人勿近的气场;旅行目的地的单人民宿越来越小而精,有的地方还出现了迷你健身房……

更多单人消费的痕迹出现在手机端。过去的半年,李昌波平均每周点6次单人外卖,夜宵占一半;每3周看一次单人电影;五一完成了去江西婺源的单人旅行;为了提高生活质量他买了迷你冰箱和洗衣机……在他看来,除了洋快餐的第二杯半价,越来越多的消费领域对单人释放了善意。

单人消费的承受阈值比群体消费更大。财经观察员徐华举例:同一家餐厅,两人就餐正常花费150元的话,单人花费阈值在60-95元之间。

据统计,迷你ktv2016年进入济南市场,至今已经实现了大型商业中心的全覆盖。

“最早的时候打开app,显示全国有几万人与我同时在线k歌,今年这个数字已经是几十万人了,周末时段还上百万。”燕樰说,“看到大家跟我一样我就放心了。”她在迷你ktv前接受记者采访时,4个小房间都已有人,还有人坐在旁边排队。

从事餐饮行业的乔若习目前在筹划一家单人主题餐厅,思路来源于日本的一家网红单身人群餐馆。“我的设想里,餐厅只面向单人消费,菜品小而精,有手机座、充电电源、储物柜、‘我没走’提示牌等方便单人顾客的各种小物件。最有特色的在于,如果顾客愿意与陌生人一起吃饭,面前的挡板就可以升起来,对面就是随机的另一名单人顾客。”乔若习还在考察阶段,他担心这个看起来有趣的舶来品到济南会水土不服。

不过,乔若习的商业伙伴李龙鼓励他:“唯一可能失败的点是那个可以升起来的板子。”

(来自:舜网-济南时报)

捕鱼平台

关注我们

欢迎扫描关注《网络电玩城》微信号

二维码